1. <rp id="wu4do"></rp>
        2. <cite id="wu4do"></cite>

          1. <rp id="wu4do"></rp>

          2. 區域網群: ???/a> 三亞 三沙 儋州 瓊海 文昌 萬寧 東方 五指山 樂東 澄邁 臨高 定安 屯昌 陵水 昌江 保亭 白沙 瓊中 洋浦 海南農墾

            當前位置:首頁 > 著名 > 人物

            楊嘉利 | 你走了,故事還在……

            2019-04-12 23:56:08 【來源:四川經濟日報】【作者:張瑞靈、黃曉慶、唐千惠、劉蓉】

              四川經濟日報(張瑞靈、黃曉慶、唐千惠、劉蓉)嘉利,你走了,在一張病床上,靜悄悄地走了...然而,你的走,在成都媒體界迅速傳開。從成都,傳向更廣遠的地方。今天,噩耗傳來之初,你所在的四川經濟日報并沒有第一時間發聲,大悲無言,你的同事、你的兄弟、你的姐妹,用靜默來陪伴和送你最后一程。惋惜、緬懷,你的聲音、你的笑容,而你的故事,仍被你曾走過的城市,仍被你曾笑對的同事,仍被你曾珍惜的讀者,仍被你曾摯愛的朋友,記憶、講述、流傳……

              曾經感動一座城的楊嘉利,在今天上午11:38分,因病醫治無效,走了。他的勵志故事,曾激勵了很多人,幫助了很多人。如今,他走了,但他的故事還在

              4月12日上午,楊老師走了,一個用生命歌唱的殘疾詩人,永遠地走了……您終究飛向了彼岸,只是腳步太急了,我們都猝不及防。

              第一次見您,是在單位二樓記者部的大辦公室,我剛進單位不久,您是我采訪的第一個人物。由于您說話不便,咱們多是微信交流,我問,您答,且答得很快,出乎我的意料。您很客氣,總是叫我黃老師。稿子出來后,獲得了好評,讓我獲得了一些機會,感恩遇見。

              采訪您,是因為您的詩集《彼岸花》就要發行了,我受命參與您發布會的現場策劃和報道。發布會當天,成都半個文壇的人都來了,您開心得全場合不攏嘴。為了支持您,那天我還請了讀書會的朋友來給您捧場。在現場,我朋友被您的精神深深感動,當即買了一批《彼岸花》,還請您到他們讀書會專門做了詩集分享,您可開心啦。

              因為您也是我們川經報的一員,特殊的一員,此后偶爾會在去食堂的路上碰到您,您總會招呼我,“黃老師好”!

              最后一次見您,是今年一月,您的新書《重生門》問世,您來給我們送書,您沒帶筆,我把我最喜歡的鋼筆遞給了您,您雙手執著鋼筆,用力地在送給我們的書上,一筆一劃劃下了您的名字。沒曾想,這竟然成了絕筆。

              愿天堂沒有病痛,您依然是瀟灑的詩人!

             
            四川經濟日報記者 黃曉慶

             

              

              驚悉嘉利赴天堂,

              一聲嘆息兩淚汪。

              兩月生病致殘疾,

              三卷雄文響八方。

              彼岸有花君來賞,

              重生歲月戀故鄉。

              誰言無妻享孤獨?

              春蠶吐絲織錦裳!

              

             
            遂寧沱牌鎮柳樹第二中心校教師 張萃勇

             

              初見楊嘉利老師,是2015年下半年,那時的我剛到單位工作不久,楊老師拖著搖搖晃晃的身體,左手扶著樓梯,一步一步艱難地走向辦公室。

              他是誰?投稿人員嗎?身體都這樣了還能供稿?我不信,可事實告訴我,我面前的這位連說話、走路都很困難的人,是為單位采寫專題稿件的記者。

              初次相遇,是因為好奇。再次相聚,心生敬畏。拍攝楊老師個人專題片用了整整一年時間,從最初聽不太懂他說的話,到完全聽懂他的故事,再到后來,楊嘉利老師接受成都電視臺采訪、參加津津樂道讀書分享會、在社科院接受聘用時,我都成了他翻譯搭檔。

              與楊老師接觸的這幾年時間里,在我印象中他從未放棄過寫作。楊嘉利老師就像是我的一面鏡子,他用自己的言和行向我展現了一種頑強的生命力。

              如今,他的生命停在了49歲。

              一路走好,楊嘉利老師!

              

             
            四川經濟日報記者 張瑞靈

             

              12日13點50分,突然在工作群里看到楊嘉利老師逝世的消息,很難相信。

              中午在整理資料時,還看了看我收藏的楊老師的詩——《在成都,借用十二種花開的聲音》,記得那是他去年11月23日用了一整個版面發表在我們報紙上的詩集,看過后覺得文字細膩,有溫度,情感流露得不浮不躁,恰到好處。

              “在成都,每個月都有一條街道綻放花開的聲音,聆聽這樣的聲音,需要用十二種或美麗或憂傷的心情。”楊老師曾借十二種花開的聲音來敘述成都的一年四季,其實也在表達自己內心世界的燦爛或憂傷。

              當時的我,感動于他詩中敏銳的洞察力和他對一座城市的真摯的愛意。能把生活過得如此通透,對世事常懷感恩之心,是多么難得啊。

              其實,早在去年12月份,我就想請楊老師帶著他的成長故事來德陽的學校分享,激勵一下學生們,但又不知道該怎樣開始,所以一推再推。

              如今,這些都成了我一個未完成的夢,收藏在了我的文件夾里,提醒著我:想做的事要快做,想見的人就去見。珍惜當下。

             

            四川經濟日報記者 劉蓉

             

              太突然,又有太多的不舍。和楊嘉利相識是在1998年秋天,他比我長兩歲,后來我們以兄弟相稱,我叫他“嘉利哥哥”,每次聽到我這樣叫他,他總是會開心地答應著。

              2001年,我們攜手采訪的第一個對象是夾江一個叫雷慶瑤的無臂女孩。

              后來的幾年,眉山、內江、重慶等地,都留下了我們采訪的足跡。每次看到嘉利步履蹣跚的背影和憨厚純真的笑臉,我都在想,這不是一個生命的弱者在乞求憐憫,而是一個生活的強者在向命運抗爭!

              彼岸花開,重生有門。

              2018年11月27日,嘉利在寒風中向我蹣跚走來,笑容依舊,讓人倍感溫暖。這天,嘉利專程送來了他的《重生門》,這是繼詩集《彼岸花》之后的又一本新書,書中人物事件看似平淡無奇,卻通過楊嘉利的文字被賦予了極強的可讀性和感染力,細細品讀,耐人尋味。讓我在感知人間冷暖的同時,忍不住贊嘆“真是一本好書”。中午,我準備請他好好吃一頓,但他說下午有事,我們就在路邊隨便吃了一碗他平時喜歡吃的排骨面,然后匆匆揮手道別。

              2018年11月27日的這次見面,卻成了我和“嘉利哥哥”的最后一面。

              嘉利哥哥,愿天堂沒有病痛。

              

            成都媒體人 趙彬

             

              楊嘉利,是本報記者。

              從小失學,卻選擇了與文學相伴;雙手殘疾,卻選擇了寫字為生;行走不便,卻選擇了新聞采訪;說話不清,卻選擇了與人交談——“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這是楊嘉利真實、勵志的人生寫照。

              即便人生艱難,楊嘉利從未放棄寫作。直到今天,他在百余家報刊發表了詩歌、散文、小說、文學評論、新聞特稿等共計一千多萬字。他的作品,也收獲了越來越多人的關注和贊嘆。

              2019年4月12日,楊嘉利的人生就此止步,但他的文字、他的故事,還在影響著這世間。

              命運對楊嘉利不公,但是他始終報答以愛。生活對楊嘉利殘忍,但是他始終靜待花開。楊嘉利,用紙筆寫文章,用生命寫奇跡。
             

            四川經濟日報記者 唐千惠

             

              楊嘉利曾說,這一生注定有很多愿望沒法實現,當靈魂去往彼岸的時候,希望自己能為世界交付一份答卷。2018年9月28日,由四川經濟日報主辦楊嘉利《彼岸花》詩集分享會感動了成都半個文壇,這本詩集,是他這些年來,對這個世界的領悟。

              認識嘉利有二十多年了。在成都這塊地盤上的報紙和雜志社里,不認識嘉利的編輯不多。嘉利每天的工作就是寫稿子,然后用精神的力量,拖帶上他乏力且不便行走的身子,從這家報社的編輯部出來,再到另外一家報社的編輯部賣稿子。

              他沒考慮過健康,沒考慮過養老,也沒考慮過什么社保這些關于今后的問題。他說他既沒錢來考慮,也沒時間來考慮。他說的沒時間,是說他活不了多久了,他的身體在一天天地告訴他。這是嘉利第一次與我聊到有關他的生命和生命的逝去。

              與所有的人一樣,嘉利也有過很多的夢想,比如愛情,比如婚姻,比如在哪個單位的辦公室里有一個他的位置,有一張屬于他的桌子,在哪一次會議上,有人念著他的名字。然而,就這么普通的一件事,對他來說,竟成了如登天般難的一個夢。

              從發表第一首詩到現在,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繼出版了詩集《青春雨季》和完稿一本散文集、一本自傳體小說之后,他又出版了詩集《彼岸花》和散文集《重生門》。

              嘉利,是行走在成都大街小巷一個悲情的勵志故事,一首感人奮進的詩,一幅市井中現代版的命運交響畫。他生命的存在,沒有因為微弱、瘦小而被淹沒。就個體生命而言,嘉利行走在成都,就如拉著二胡的瞎子阿炳,行走在風雨中的無錫街頭,就如穿著舊旗袍的張愛玲,行走在美國洛杉磯凄涼的羅徹斯特大道。

              今天,嘉利走了。從生的此岸出發,面向死的彼岸而去,那里有鮮花盛開,有彼岸花等待,有他早去的父親溫暖的雙手和寬厚的胸膛。

             

            四川經濟日報社社長 李銀昭

             

              《彼岸花》之后,2018年10月,楊嘉利出版紀實散文集《重生門》,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教授李后強為《重生門》寫了序,盛贊不已。同年12月16日,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四川省作家協會,四川省殘疾人聯合會、四川大學出版社與四川經濟日報社攜手主辦楊嘉利作品研討會在成都舉行,21位與會專家學者,還有《重生門》中寫到的那些人們給予了楊嘉利文學和精神上的高度評價,楊嘉利,是一位殘疾作家。

              楊嘉利頑強的生命力和他面對一次次不幸所表現出的頑強精神,讓我感嘆我們生活的這個城市原來有那么多的好人;是他們的熱心、他們的雙手、他們的善良,一直在溫暖和呵護著行走和語言表達都極不方便的楊嘉利。

              正是這些點點滴滴的善意呵護著楊嘉利,滋養著楊嘉利的生命,他才由弱小逐漸變得強壯。人,活著,不是為了記住曾經的苦難,而是懂得感恩!

              他用文字,表達了他的感恩之情。

              嘉利,他靜悄悄地來,今天,他也靜悄悄地走了。

              走進了他理想中的“重生門”。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教授 李后強

             

              他這一生——

              楊嘉利,成都人,生于1970年,記者,詩人,自由撰稿人,嬰兒時期生重病落下終身殘疾,先后被學校拒絕6次最終無緣學校,13歲(1983年)時開始自學文字。

              18歲(1988年),在晨報上發表了第一首詩。

              23歲(1993年),西南交通大學出版了第一本詩集《青春雨季》。次年,《青春雨季》獲得成都市當時最高文學獎——金芙蓉文學獎,成為當時金芙蓉文學獎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個作者。

              24歲(1994年)開始新聞采訪。

              25歲(1995年)成為蜀報特約記者,其后陸續為四川青年報 、華西都市報、成都商報、成都晚報、四川日報、四川經濟日報等新聞媒體供稿。

              26歲(1996年)加入四川省作家協會。

              26歲(1996年底)擔四川省殘聯《愛心》雜志編輯和記者,1997年榮獲四川省新聞獎。

              46歲(2016年)入職四川經濟日報成為正式員工,47歲(2017年)出版第二本詩集《彼岸花》。

              48歲(2018年)出版紀實散文集《重生門》。

              49歲(2019年),辭世。

              有一天,生命的樹

              在此岸枯萎

              靈魂,便要展開

              她的翅膀

              飛向了彼岸

              ——楊嘉利

              

              愿天堂沒有病痛!楊嘉利,我們的老師,我們的伙伴,我們的兄弟,一路走好!

             

            標簽
            熱門推薦
              匿名評論
            • 評論
            人參與,條評論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亚洲国产一区二区|日本一区二区三区高清在线|起碰97视频在线观看国产
                1. <rp id="wu4do"></rp>
                2. <cite id="wu4do"></cite>

                  1. <rp id="wu4do"></rp>